树坑酱

每天都在演电影-1227

做梦梦见自己成了警察,呃,或者保镖?但是反正有枪就对了。然后在保护一个叫安心的女明星,据说是有人要绑架她吧。但是其实本警察是她的脑残粉,真是给跪,见到真人说都不会话了。哦哦,作为一个写手,此处肯定有cp啊!当然是脑残粉小警察X仙气飘飘大明星,就是这么三俗!然后梦没完呢!大明星开演唱会好像是,后台尼玛一个错眼没看住就这么失踪了!本脑残粉简直要疯!冲进嫌疑人家搜搜搜!怎么找到的嫌疑人?……靠,这是在做梦呢好吗!反正就是找到了!这个蛇精病嫌疑人,是个风度翩翩的蛇精病老头子,家里的房子跟本警察家房子构造一模一样!于是本警察抽丝剥茧(并不,其实是翻个底朝天),终于在一个衣柜里发现了插着管子的大旅行箱!这一刻简直CM、CSI一起附体,这绝壁就是安心了不解释!正在本警察要拉出旅行箱,解救cp,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本警察带来的那个二蠢手下被蛇精病老头把枪抢走了!真尼玛蠢到让人痛心疾首啊!啊,就在本警察忍不住要开骂的时候,这个二蠢手下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他居然,居然是跟老头一伙的!啊你这个叛徒!去屎!本警察一枪杀了俩。(都说了在做梦!)拉出行李箱,发现被塑料套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安心,于是各种撕,把她从套子里撕出来,送进医院。然后梦就醒了……真是艸艸艸!正是要让柔弱的女主角各种依赖放不开虐虐虐然后甜甜甜的时候啊!我怎么就能醒了呢!!真是够够的了!
总而言之,以上就是今天梦里演的电影。真是狗血一游泳池,自觉脑洞还是挺大的。虽说然并卵吧,但要是有谁好心给写成长篇啥的(☆_☆)那就真是谢了。

迷妹们如何死在了TayTay的客厅ಠ_ರೃ

最近翻bilibili翻到的不知谁传的欧美搞笑脱口秀系列,里面这个泰勒的讲的是她邀请自己的迷妹去家里开提前一月新专辑试听会那段儿,迷妹们回家后纷纷在ins,fb,tw上表达自己死了一遍又一遍的心情。笑死我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32706

Chauvet|旅行:

4000m海拔上的高原湖泊/上帝掉在人间的一滴泪



http://weibo.com/moqieer

(2013年,摄于 九顶山)

终了

今日我深知终了的空虚,是你没有停下脚步回望你的光荣与不堪,欢笑与怒骂,我们交错而过的人生,谁也没有再次重合的预见。你是我短暂时光中一抹浓墨重笔,可这墨迹的曲线也始终等待着时光赋予的黯淡。终了。合上折页时,指尖仍有墨香。

婚礼

她看着新娘,轻轻叹了口气。
里约海滩的落日美得不可思议,从这一角遥遥望去,远处上帝伸展双手的身影伫立在山巅之上,被夕阳染成淡淡的金色。
亲朋起立鼓掌,她反应了一个瞬间,才明白神父口中那天书般的一句话是在宣布他们的婚姻合法成立。
新娘的父母和新郎的父母作为他们的见证人在证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如今正站在新人的两边,面露笑容地拍着手。
她站起身,一面轻轻拍着手一面从人群的缝隙中听到神父的又一句“天书”。
她从神父慈和的笑容与轻轻合拢的手势中悟到:这是到了新郎亲吻新娘的时候了。
新郎俯下身,新娘抬起头,他们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晚宴开始在七点,海滩边并不大,却十分宁静优美的小酒店。
她扫视了一下无人的走廊,打开休息室的门,侧身滑了进去。
不出所料,新娘正坐在沙发里,双手在膝上揉成一团,低着头,弓着身子,满脸放空。
“What's wrong?”
她问,对上新娘迷茫的目光,又换了葡萄牙语重复了一遍。
新娘看着她,目光有些不解。

“婚礼上你亲吻新郎的样子像在亲吻一只流浪狗。”
她说着,坐在了梳妆台上,歪着头。
“他忘了刷牙?”

新娘微微一笑。

“娶到这么美丽的新娘,一定是太兴奋了,说不定这一整天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记得了,忘记刷牙也值得原谅哦。”她说,笑。
新娘摸了摸脖子,看着她。 “……晚宴开始了吧?”
她挑挑眉,“没有新娘出场,怎么开始?”
新娘面上的笑容暗了暗,垂下了头。
她看着,叹了口气。 “There is time。There always is。”
新娘没有抬头,也许听懂了,又或者没有。
她俯身拾起新娘的左手。朴素的婚戒与火彩十足的订婚钻戒,便是温馨持久的婚姻与热烈激情的爱恋。一个人所能拥有的,完美的结局。
挺不错的。她想。这钻石比她远远看去估量的还大许多,切割的角度也精彩极了。一定价值不菲。
可惜,再美丽的钻石,最后也还是要被束之高阁,锁在保险箱里,锁在记忆深处那抹华彩耀眼的流光里。 最后永远停留在这只手上的,便是这丝毫不起眼的婚戒。
简直就是人生的缩影啊。

拉了拉侧背在身上的皮包,她捏出一张机票。
“里约很美。谢谢你请我来。”轻轻地把机票放在新娘的掌心,她笑道,“晚宴不能没有新娘出场。可我的航班却可以不等我就飞走。我该启程了。”
手指温柔地将一缕散发掖在新娘耳后,她松开手,站直了身子,“我希望你幸福。但我也希望自己幸福。”
“我会等到时间到来。不过。再见。”

the end

六一快乐,我想回到童年。

我一直说想回到童年,说的可能人尽皆知了。有时候朋友看到我,会特别有同感的拍拍肩,我俩一起幻想回到那个年龄段最好。
现在想想,可能我并不真的是想回到现实意义上那个童年。
我想回到做自己的那时。
“童年”,大字不识,蚂蚁与飞鸟并不是昆虫与禽类,就是蚂蚁与飞鸟。天是蓝的草是绿的,这是我自己发现的,却不是书里在说。我幻想的故事,无论多么不切实际,也不会自己对自己说这是,“不可能”的。
童年,就是一身轻松,还没穿上衣服的亚当跟夏娃啊。
看了一大本神话原型批评的书,看了一千几百遍那个“集体无意识”,躺在床上居然有点毛骨悚然。
我想一辈子停留在还没被集体洗脑的白纸一张。可就那样,荣格说这还有基因遗传的影响在里面。
儿童节也做不了自己了。
六一快乐。
一点都不快乐。

每天都被lofter上的炫喵狂徒猛烈进攻,又萌哭了嘤嘤嘤。